您的位置:悦读吧 > 都市言情 > 保安的逆袭 > 第四十九章 你想干嘛(求收藏~求推荐!)

《保安的逆袭》 第四十九章 你想干嘛(求收藏~求推荐!)

    “好想被强间。”

    孟缇突然想起这么一句网络俗语,以前看到时只觉得夸张,现在她心里还真有几分这样的想法。

    她等着钟源的下一步动作,可是,钟源就是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睡得很沉,睡得很死。

    “你是猪吗?”

    “你这头蠢猪!”

    “你这头死猪!”

    “你就睡吧!睡死你!”

    孟缇突然间变得满腔的怨愤,恨不得狠狠的将钟源给咬上一口。

    钟源的一手一脚搭在她身上,让她非常非常的难受,忍耐了很久,终于困意侵袭,受不住了,咬了咬牙,突然间也翻了个身,以让身体感到最舒服的姿态,抱住了钟源。

    虽然这是一头贪睡的猪,但是,抱着他睡的感觉真的好舒服。

    很温暖,又充满了安全感,好像可以将全世界的恶意都挡在外面,给予她最好的呵护。

    这是她自当杀手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抱着他,孟缇很快的就睡过去了。

    “啪啪啪——”

    “啪啪啪——”

    一阵啪啪啪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缇,小钟,起来吃早餐了。”

    孟缇她三姨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

    钟源被吵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像八爪鱼一般的抱着孟缇睡觉,而孟缇也像八爪鱼一般的抱着自己睡觉。

    也就是说,这是两条八爪鱼拥抱在一起睡觉的姿势。

    软玉温香抱满怀。

    大概没有比这种姿式更让人感觉舒服的睡眠方式了。

    可是此时的钟源只感到一阵肿胀,很难受。

    早晨是阳气生发之时,所以一般成年的健康男子在早晨都会出现某种非常正常的生理现象。据说“早操”的产生,也与此有关。

    钟源不只是成年的健康男子,而且是非常健康的成年男子,在怀抱着一个漂亮女子的情况下,他的身体简直健康得不能再健康。

    太健康的身体,就很容易产生一些不健康的想法,现在他的想法就非常的不健康。

    “啪啪啪——”

    “啪啪啪——”

    敲门声还在响着,孟缇她三姨的声音又提高了几度:“小缇,小钟,起来吃早餐了。”

    “就起来了。”

    开口的不是钟源,而是孟缇。

    她和钟源差不多是同一时间被吵醒的,可是醒来之后感觉两个人紧密的拥抱在一起,而钟源好像又醒过来了。

    被钟源抱着也还罢了,要命的是自己也还抱着钟源,这让她感觉很尴尬,所以继续装睡,一动都不敢动,想着等钟源起身之后再“醒”来,那就没有那么尴尬了。

    可是她没想到,钟源动了一下之手,又继续装睡,下面还有个东西顶着自己,顶得心慌慌的,似乎还有往前蹭的迹象。

    要是在昨天晚上,孟缇也就算了,反正都已经做好那个准备了。可是现在她三姨在外面叫门,她怎么可能让那种事情发生?也就顾不得继续装睡了,马上开口答应,然后迅速的松开钟源,爬起身来。

    两人相视一眼,百般尴尬。

    “还不快点起床。”

    孟缇低声对钟源说道。

    她的视线扫过钟源某处的一个大帐篷,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通红,然后连忙扭过脸不看。

    “那是……”钟源很尴尬的解释,“正常的生理现象……”

    钟源并没有穿着睡衣。

    嗯,他是没有带睡衣过来,所以穿的是平时穿的衣服,现在倒是不用再穿衣,直接起床就是了。

    他的问题是作为一个不合格的大哥,他的小弟有些不服指挥,揭竿而起,有要造反的兆头,他不能带着这反贼一起出去,得想办法将其安抚下来才行。

    若是平常,直接派出五路大军,把那二五仔打得口吐白沫就完事了,现在孟缇在旁,他却不好意思使用这种方法。

    尴尬啊!

    “红粉骷髅,红粉骷髅。皮囊之内,尽皆秽血,百年之后,无非白骨。”

    钟源开始给自己洗脑。

    而孟缇这边的问题却是怎么在钟源面前把衣服给换了。她是换上了睡衣睡裤才睡觉的,总不能就这样穿着出去吃饭,必须得换上衣服。

    可是钟源就坐在床上,她怎么可以当着他的面来换衣服?

    “你出去啊,我要换衣服了。”

    她实在忍不住了,瞪了钟源一眼,低声说道。

    钟源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淡淡的说道:“我现在想静静。”

    孟缇跟着他的眼光看下去,还是那么惊人的一枝独秀,这样出去确实不妥得很。

    她以手抚额,很是头疼。

    她三姨已经催过几次了,再磨叽肯定是不行的,她想着昨天晚上都准备把身子给他了,现在让他看看又如何?何况里面还是穿了内衣的。

    她咬了咬牙,便开始将身上的睡衣往下脱。

    钟源正盘坐于床,闭上眼睛观想着骷髅身,观想着秽血身,观想着诸多不洁,完全把自己替代成了一位得道高僧。

    突然听到孟缇那边传来“索悉”“索悉”的声音,睁开眼一看,她正在脱衣服,不由得大惊失色,失声道:“你想干嘛?”

    孟缇又羞又怒,低声道:“干你个头,赶紧闭上眼睛!”

    她脱下上衣,很快的套上了一件衬衫,然后准备将睡裤换下来。

    脱睡裤的时候她动作滞了一下。

    她感觉现在穿着的那一条小内似乎有些粘粘的,穿着很不舒服,想把它也换掉。

    可是,钟源就在身边,她实在没有这个胆子。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没有换那个,只是以最快的速度换了一条长裤,然后找了一条小内塞进裤兜里,一边开门一边说道:“我出去了,你就继续想你的静静吧。”

    出去之后,跟客厅里面的母亲和三姨打了个招呼,便急急的冲进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里,她这才放心的把小内换上,把那一条又塞进了裤兜里。

    上面有羞羞的罪证,可不能让别人看到。

    在孟缇这个骷髅身、秽血身离开之后,钟源躁动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那不服管束的小弟受到了感召,终于低下了头,认罪服软。

    钟源长出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只觉这一番天人交战,简直比对付一群强敌都要麻烦。

    “阿姨,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了?”

    钟源走出了房间,问客厅里坐在轮椅上的孟母。

    “好多了,身上没有一个地方难受了,终于睡了一个好觉。”孟母很开心的说道,“那神医的药真灵,小钟啊,真的谢谢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