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悦读吧 > > 锦衣御明 > 章节目录 第廷044章摧沸充:内起廷起波澜

《锦衣御明》章节目录 第廷044章摧沸充:内起廷起波澜

    内廷·乾清宫。(书=-屋*0小-}说-+网)

    朱由校的脸色很阴沉,因为辽西事宜,让他心情就从没好过,也因此使得大殿内气氛变得很凝重。

    被传召来的官员,见自家天子这般,无不夹着尾巴,沉默而立。

    尽管在他们心中,皆存着诸多疑惑,但此时都如老僧入定,规规矩矩的各归其列,并未逾越半分。

    在没搞清楚自家天子,要搞出怎样的意图前,他们老实的就像是乖宝宝一样。

    可越是这般,朱由校内心愤怒就越强烈,因为他似乎看到了,在这底下的大臣,为了所谓的政绩从而欺上瞒下。

    在旁的魏忠贤,此刻集中注意力,关注着殿内的情况。

    臣子未到齐前,皇帝提前入殿等候,这本身就已经不符规矩。

    但朱由校内心实在是太愤怒了,以至于他就想看着,看着入殿的每一位大臣,最初都有着怎样的情绪。

    朱由校想搞清楚,现在的大明朝堂到底是谁说了算。

    可身为皇帝的贴身太监,虽说确保权势,是魏忠贤当前要做的,但确保皇帝的健康,才是他最重要的任务。

    内廷太监的一切权力,皆来源于皇帝。

    若皇帝出了任何问题,那第一不保的就会是他们这些太监。

    所以想搞掉东林党在朝的势头,确实是魏忠贤心中最为急切的事情,但让朱由校适当的舒缓心情,也是他必须要兼顾到的。

    所以一番查探后,见孙承宗入殿,魏忠贤便低声道:“陛下,孙师来了。”

    “嗯?”听到魏忠贤的提醒,朱由校顺着目光看去,在见到这位良师后,本愤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孙承宗,样貌奇伟,那眼炯炯有神,剑眉倒张,那胡须更是张开像戟一样,给人倔强之意。

    虽身材消瘦,但人长得却很高大,就好像遇到天大的事情,在孙承宗面前,那都不算什么。

    已过半百的孙承宗,耳不鸣、眼不花,脊背挺拔,动作依旧敏捷。

    “孙师,快到朕这里来,赐座……”

    原本孙承宗入殿,见殿内气氛这般沉闷,本想着低调归列,尽管他不清楚此番皇帝是何意,但该有的小道消息,孙承宗还是有的。

    可做了这位少年天子的老师,孙承宗有时就算想低调,那也要看他的弟子皇帝是否愿意了。

    显然,想低调已经是一种奢望。

    在叶向高、刘一燝、韩旷等一应大臣的注视下,孙承宗是硬着头皮走上前,在官场中最忌讳的,就是成为众目睽睽。

    尽管孙承宗和刘一燝他们交好,但有些时候在官场上,再好的交情,那也抵不过实实在在的权力。

    “孙师,对建奴你了解多少?”这孙承宗还没站稳,本欲躬身谢恩,可来自朱由校的询问也来了。

    生长在深宫中,让朱由校对建奴八旗,并没有太过直观的感受,对其的感触更多的是来自于紧急军情、奏折等。

    但同样也因为这样,朱由校这心中也有着怀疑,为什么大明雄军会屡屡败于建奴?

    这样的想法,甚至在他知道了辽西的情况后,在心中变得更为强烈!

    作为教书匠出身的孙承宗,他的一生可谓是充满着传奇。

    在中榜授官前,年轻的孙承宗便在朝中懂军务的官员家中授课,而此后更是在大同待了数载。

    大同作为大明边疆的军事重镇,孙承宗在这里待着,那难免就会接触到军务之事。

    而这时的大明边疆,已经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安定。

    这也使得孙承宗没事,就喜欢和边关老兵和低级军官交流,也因为这样,使得他对于边关军务起了很深的兴趣。

    不怕文官读书多,就怕文官习军务;但显然这句话并不适用于孙承宗身上。

    “回陛下。”听天子询问,孙承宗是理一理官袍,躬身恭敬道:“建奴,起于白水黑土间。

    恶劣的生存环境,让他们拥有着强健的体魄。

    原本……”

    作为当朝少有对建奴有所了解的文官,孙承宗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对朱由校进行讲述。

    也因为孙承宗的详细讲述,使得朱由校对建奴又有了更深的理解,原来努尔哈赤,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除正赶来的赵宗武外,余者被朱由校传唤的朝中官员,已然是全部到位。

    叶向高微皱着眉头,见自家天子是不顾殿内情况,自顾自的和孙承宗交流着,作为内阁首辅,他有责任也有义务来提醒一下。

    尤其是看着无动于衷的魏忠贤,叶向高眼神中闪过了几分厌恶。

    “陛下……”

    余光看了眼殿内群臣,叶向高微整着官袍,神情严肃,拱手,躬身,随后冲龙椅上的朱由校,善意的提醒道。

    但,叶向高话未说完,原本正和孙承宗交流的朱由校停了下来,眼神中带着审视的盯着叶向高,随后又看向了殿内的群臣。

    眼神中流露出的不屑,还是被殿内的一些大臣察觉到,其心中更是在揣测,揣测皇上到底是怎么了。

    大殿这时是死一般的寂静。

    谁都能察觉到,今天的皇上有些不寻常,但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心中却并不知晓。

    “尔等皆为我大明肱骨,食君俸禄,那么朕想问一问你们,你们都为大明做了哪些实事?”

    这时的朱由校,已全然没有了方才和孙承宗交流的轻松,取而代之的是平淡的极致的冷漠。

    尤其是朱由校在说这话时,对着的对象,明显就是群臣为首的叶向高。

    朱由校年轻,所以在很多时候他并不善于,去伪装自己的情绪。

    所以这对叶向高他们这些,经历了无数斗争的群臣来说,用脚后跟也能猜得到,自家皇上,此刻心中恐非常的愤怒!

    愤怒的点是什么?

    多半和辽西有关!

    自朱由校登基以来,朝中的一些大事,他并不是直接参与的,而是居于内廷,将具体事宜分派下去。

    近些时日因为身边忠犬,魏忠贤的上位成功,这也让朱由校有了不同于初登基时的做事风格。

    这一次恐不那么好处理了。

    叶向高、刘一燝、韩旷等一应群臣,此刻在心中浮现的,皆是这样的想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