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悦读吧 > > 圣光 > 章节目录 第0按628 章 按时不高兴

《圣光》章节目录 第0按628 章 按时不高兴

    隔天早晨,一名传令兵骑马冲入女妖堡。他踏上吊桥,穿过城门,在城楼哨兵的注视下快速通过城区广场,进入中央大道。

    上街劳作的贵族家仆们纷纷避让,望着快马停在布契家族的府邸门口。

    传令兵带来紧急消息,他要找值班的贵族军官。贵族军官又向主事管家通报,主事管家评估事态严重程度,再去敲家主的卧室门。

    年轻貌美的侍寝女仆半掩衣裳,不悦的将房门打开,问道:“家主还在睡,发生了什么事?”

    主事管家必须先歉然表示打扰家主休息,再说有紧急的情况必须通报。侍寝女仆会关上门,再次开门至少也是半小时后的事。

    卧室内,魔法天窗透着清晨雨露的气息。阳光斜斜照在墙角,明媚而不刺眼。立柱大床上,弗里德曼.布契盖着丝滑柔顺的薄被,几个侍寝女仆忙碌服侍。

    四十几岁的布契族长正是精力旺盛,野心勃发的年龄。他长着一张带鹰钩鼻的熊脸,皮肤泛红,面目粗糙,坑坑洼洼。

    这实在不是一副好长相。

    但熟悉的人总是将弗里德曼称呼为‘狼’。只因这位族长有‘头狼’的统帅能力,又有‘恶狼’的阴狠和忍耐。

    弗里德曼的日常很规律,他按时起床,按时办公,按时娱乐。异界的事件发展经常以‘周’计算,所以他按‘天’来安排事务从未显得忙乱。

    布契族长喜欢这种从容不迫的贵族情调。他将这种有规律的生活方式作为成功秘诀,并向每一个认识的人传授。

    如果外人想讨好弗里德曼,赞美他按部就班的时间观念是不二选择。这会让他非常高兴。

    有时间观念是好事,女妖堡的发展也透着如此规律性。商业买卖,建筑营造,农田耕作,一切都按事先规划好的时间完成。

    这在一定程度上让城市管理变得井井有条,有利于发展。城内居民都称赞自家族长是个聪明睿智的人,给大家带来幸福和美好的生活。

    弗里德曼觉着自己没有太大野心,他从不奢望能一口吞掉某个势力。在他的规划里,所有计划都是以‘年’为单位制定。

    一点点达成自己的目标最能让弗里德曼感到高兴。他为此每天充满热情和喜悦,干劲十足。

    “北地的蠢材们喜欢为一点小利益而争抢,欺负他们就好像欺负不懂事的孩子般轻松。我甚至找不到一个能让我感到困扰的对手。

    当我以绝对实力将那些蠢材碾压,看他们匍匐在我脚下痛哭流涕。当牲畜,田地,人口都归我所有,我心里就极其兴奋。

    可对手的所有举动都在我的谋划内,这一切又极其无趣。”

    哎......,弗里德曼喜欢跟贴身女仆讲自己每日的思考和想法。他喜欢被人崇拜,喜欢被问一些傻傻的问题。

    族长阁下自认是控制棋盘的棋手。他最讨厌的大概就是棋盘上被人砸下一颗苹果,搅乱了棋局,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

    现在,那颗苹果砸下来了。

    每天七点半,族长大人才会起床。

    可今天早了大概一刻钟,主事管家就来敲门。侍寝的女仆前来通报了一声,但弗里德曼还是决定要‘按时’起床。

    卧室的沙漏准时在‘七点半’漏完,族长爬起来,按部就班的完成一系列仪式化的早起工作。一直要到八点,他才会踏出卧室房门。

    主事管家守在门外,等候主人的一句询问:“我亲爱的管家,今天有什么好消息可以告诉我吗?”

    “呃......,老爷。”主事管家弓着背,跟在族长身后汇报,“我们在石滩镇的粮仓昨晚着火,粮食全被烧了。”

    嘎......?

    这一大早的就是坏消息啊!

    粮仓着火更是坏消息中的坏消息。

    “几个粮仓?”

    “全部,三个粮仓。”

    全部?!

    弗里德曼活了半辈子,不是没听过坏消息。可三个粮仓全部被烧也实在太叫人心疼了。

    石滩镇是女妖堡向北的交通中心。镇上三个粮仓,每个粮仓可以存放五十吨粮食。

    最近为供应毕肖普的大军北进,三个粮仓超额存了差不多六十几吨粮食和一百多吨马料。

    别小看这两百多吨粮草,它足够供应毕肖普的几千人马吃上一星期了。

    一星期正是弗里德曼估算战事推到寒风城领地的时间。过一星期,毕肖普带领的大军就可以在敌人的领地内征粮,无需女妖堡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的运输。

    可现在大军出征刚好跑一半路途,负责供应前线吃喝的粮仓被烧了。这个时间点卡的就太难受了。

    族长紧皱眉头,他随口吩咐派人去确认情况,又继续按部就班的吃早餐,按部就班的接见家族内的人员,还在规定时间内到书房内处理了半天政务。

    至于前线将要断粮这个棘手的难题......,这不还没断粮么。

    缓一缓,或许就有什么精妙的解决办法。

    毕竟石滩镇距离女妖堡十几公里,目前传回来的消息还不准确不详尽。等后续信息传来,说不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等到中午,石滩镇的新消息没传来。但城外一处庄园倒是传来另一个更糟糕的消息——受布契家族托庇的菲尔斯.长腿死了。

    还死的特别惨。

    长腿家的末代族长挂了,弗里德曼对此到没啥悲伤。随着战事发展,这个傀儡的利用价值越来越低,迟早是要死的。

    但这人死的也不是时候,他要是再晚一个星期死就更好了。现在死会显得布契家族吃相难看。

    所有知道消息的人都会认为这一定是弗里德曼下令处决的,只为一口吞下寒风城的领地。但族长阁下不想背这口黑锅啊。

    “谁杀了菲尔斯?”

    “抱歉,老爷。目前还不知道。”

    主事管家也是才知道消息,正等待族长下令是否要调查呢?

    虽然只是离城几公里外发生的事,可又没有即时通讯。庄园的管事急匆匆跑来报告。但到底发生了什么,得派专业官员去现场看啊。

    粮库着火的事就在等进一步的消息,现在又来个人员死亡的事。女妖堡的城主,布契家族的族长,高贵的弗里德曼阁下的心情就实在不太好了。

    信息传递就是这么又慢又模糊,决策也自然拖延。毕竟眼前这事还没到威胁家族存亡,总不能让族长大人亲自跑一趟吧。

    于是这一等就是一天过去。

    按部就班的弗里德曼族长夜里准时娱乐,准时睡下,隔天七点半又再次醒来,八点准时走出房门。

    他照例向守在卧室外的主事管家问道:“我亲爱的管家,今天有什么好消息可以告诉我吗?”

    “呃......,老爷。我们昨天紧急调拨给毕肖普男爵的一百车粮草半路被劫。所有役马被杀死,马车全部被破坏,过半粮草被当场焚毁。”

    被劫?被毁?

    弗里德曼一早的心情又被毁了,额头上青筋直跳。

    马匹可宝贵了,损失了就难以补充。马车也不是什么便宜货,生产起来不容易。一下子被毁掉一百辆马车,这就意味着相应的运力发生了绝对性损失。

    这个问题比粮仓被毁还严重。没有运力,你就是有粮食也运不出去的。

    什么人这么大胆子?竟然敢来截布契家族的车队?

    活腻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