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悦读吧 > > 东方缘墨录 > 章节目录 第龙六十九章 章纽茸侠烛龙

《东方缘墨录》章节目录 第龙六十九章 章纽茸侠烛龙

    无垠大地上,在众生的注视中,那镇杀了罪人的神罚之山并没有就此停住,反而继续往下方的大地直落而下。

    那跟随其后的诸神座席中,一道青色的身影猛地站起身。但手抬到一半,却又止住。

    阻止?怎么阻止?

    在他的眼中,那将落下的神山之影看似虚幻,但其中却蕴含着无穷伟力,一旦落下,方圆万里的生灵必将被辗成粉末。

    这是迁怒,是牵连,是向众生示威?真的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么?

    不,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那身影动手的那一刻,结果便已经注定。他没法劝阻,也无力劝阻,更没有立场去劝阻……

    他颓然的坐回原来的位置,环视四周,昔日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容。此刻的他,却是觉得那一张张充满神圣凛然的脸庞下,却透露出一股难以形容的狰狞和暴戾……

    所谓的众生,便只是蝼蚁么……

    不知为何,此刻的他,脑海中却是突然浮现出一张脸容。

    那是他在几天前所见到的,在面对高高在上的诸神也敢怒目而视,据理力争的脸容。虽然只是一名已经逝去的凡人女子,但他却从那小小的身躯中,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力量……

    那是有别于所谓的实力高低的另一种‘强大’,纵使现今回想起来,他也为之泛起一丝敬意,但……

    对于自己身边的诸多‘同伴’而已,那都不过是不值一提的,甚至是让人恼火的忤逆而已吧……

    或许,我也是时候该离开了。虽然尊上曾经对我有恩,但我这些年的效劳,也足以报答他的恩情了……

    就在他还在转动着那种种念头的时候,那神罚之山也即将彻底落下。眼看着下一刻便是万里大地崩灭,亿万生灵尽数血肉成泥。虽然知道这只是自欺欺人,但他却还是闭上了双眼,似是不忍亲眼目睹那般‘残忍’的场景……

    但是,下一刻,他便发现了不对。

    安静,太安静了,不,根本就只是一片虚无!

    他猛地睁开眼,但视野中却依旧只有一片‘漆黑’!

    这‘漆黑’遮挡了他的视野,屏蔽了他的听觉,覆盖了他的一切感知。在他的精神意志中,眼前的世界只剩下一片虚无的‘漆黑’……

    无法见其色,无法闻其声,无法辨其形,所有的神灵伟力,诸般手段,此刻似乎都成了无力的笑话。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会这样!?

    尊上呢!?众神呢!?难道是我中了什么算计!?是谁!?怎么做到的!?

    这一刻,一股难以抑制的恐惧从心底翻涌而出,那是对于未知的恐惧,是对于不解的不知所措。

    这一刻,他仿佛明白了那些凡人在面对惶惶神罚时候的感觉。

    那是在面对那无可抗拒的,无法抵御的,无从交流的存在的时候,那油然而生的绝望,无力,甚至是疯狂……

    而眼前这一片无可名状的‘漆黑’,便是他甚至是那诸神都无法理解的‘未知’。

    神通神力,无用,天赋法则,无效,神器圣物,不见,随侍……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所有能想到的手段,在面对这‘漆黑’中尽皆化作无力。就连他自身似乎也正在被……

    他猛地抬起手,虽然看不到,但他还能感知到自己的躯体的存在。但这份感知,也在渐渐变得模糊,四肢正在慢慢失去感觉…

    不对,四肢?自己本来是有四肢的区分么?不对,自己本来是什么来着……

    不!!!不对!!!!!!

    就他即将被眼前这片黑暗给压迫到近乎疯狂的临界点的时候,那本来一片虚无的‘漆黑’突然出来一道声音。

    在此刻的他看来,这突然传来的声音简直就是天籁。它划破了虚无,打破了沉寂,让本来一片无知、未知的漆黑有了分辨,也让他止住了被虚无所吞噬的势头。

    只闻那声音悠悠而至,宛若高挂天穹,但又传遍四方,正在述说着,传达着,那古老的神话,曾经的过往,现今的发生。贯通历史,通传未来:

    “钟山有神,其瞑为晦,其视乃明……”

    随着那话音刚落,一道烛光自虚空中点亮,照耀四方。这一刻,虚无的侵蚀似是被终止,他渐渐恢复了身躯的感知、自我的感知,随之种种神力,法则也再次恢复掌握,仿佛从一开始就并没有离他而去……

    而随着那声音落下,一道清澈的铃声也随之鸣响。在那烛光的照耀中,一道身影自层层叠加的漆黑中缓步走出。

    身着红白二色,手捧长夜明灯,衣袖飞舞间,宛若天人临尘……

    “不饮,不食,不寝,吹为冬……”

    骤然间,凌厉的寒风呼啸而至,笼罩天地。那是无可遏制的寒冷。无所谓什么神灵神术,力量高低。一切的手段都无法抵御这片突然而至的寒冷。放眼过去,万物尽数染上一层寒霜。

    在那青色身影的眼中,四周那一个个神尊此刻也同样被那骤降的‘凛冬’给冻得瑟瑟发抖,再也不复曾经那高高在上的模样。

    这一刻,他们再次化作‘凡尘’,与那天地众生别无二致!

    而让他内心发寒的是,那诸多被寒霜覆盖的身影中,还有着一些‘神灵’直接承受不住这冰寒而哀号着直接倒下……

    突然,他的目光猛地一凝,望向一个方向。在那里,原本是一座环绕着终年不息的滚滚岩浆和浓烟,积聚着无尽灾厄和毁灭气息的巍巍神座。但此刻,那终年不息的火山被冰雪彻底覆盖,诸多肆虐大地的火灵哀号着纷纷熄灭,而端坐在神座之上的赤红身影也在发出最后的一声哀嚎后,断去所有的气息……

    神灵,陨落了……

    这么的简单,如此的容易……

    而这还不是只有一个,更不是最后一个……

    他的心底越发寒冷,同时也隐隐猜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法则的冲突!

    如果说这场寒冬是无可抗拒的‘规则’,即使是他这样的神灵也必须像凡类一样在残酷的寒冷中的瑟瑟发抖的话。那么对于那些在本质上和寒冬、冰冷相冲突的神灵而言,这就是索命的镰刀,绝望的到来。

    一团被熄灭的火焰还能称得上火焰么?一座被彻底冰封的火山还能称之为活着么?

    这是无可抗拒的‘规则’!是将他们这些神灵贬落至凡类等同的‘天意’!而面对天意,他们众神只有服从!

    但不管他作何想法,汇聚此地的诸多神灵又作何想法,那高天漫步走下的身影也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伴随一声又一声的清澈铃响,她像是在讲述那悠久的历史,又像是在赞颂那无边的伟岸:

    “呼为夏……”

    寒风消散,炽热降临,冬夏之变在这一瞬间完成。那是难以抗拒的高温,是升腾,是膨胀,也是消融。虽然看似没有肃杀的寒冬那般残酷,但却也同样无法抗拒,无从违逆。

    在这无边的酷热中,冰雪消融,水分升腾,随之而来的,便又是一个个本相与之违逆的‘神灵’倒下。或是本源重创,或是身影消散。而那些侥幸无恙的神灵们,此时也尽皆被无边的惊惧和恐怖所淹没,生怕下一句话便轮到自己……

    “息为风……”

    长风鼓吹,消散了炎炎夏日,但却消散不了汇聚此地的诸神心中的恐惧。

    随着那手捧明灯的身影一步步走出,他们终于看清了那红白二色身影的面容。

    眸如夜空,肌如白玉,步若惊鸿……

    那是天人,也是巫女,更是他们曾经高高在上地施予审判的‘凡人’……

    这不可能!!!

    在看清那身影的瞬间,诸神的脑海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但不管他们多么不愿意承认,那身影也依旧没有停下自己的步伐和话语。

    伴随着她一步一声清响,其身后那层层叠叠的‘漆黑’渐渐汇聚、演变,直至化作道道‘云朵’漫布天际。而在那‘云朵’的重重遮掩中,一道蜿蜒绵长的身影正渐渐显露……

    “身长千里,在无綮之东……”

    在那摇曳的烛光照耀下,一道笼罩天地的蜿蜒身影浮现于众生面前,口衔烛火,照耀四方……

    “其之名为,烛龙。”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