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悦读吧 > > 腹黑狂妃:夫君乖乖不要逃 > 章节目录 1722.第1722章 点化丹

《腹黑狂妃:夫君乖乖不要逃》章节目录 1722.第1722章 点化丹

    这才是他必败的症结!

    小尼姑见了鲜血,更加吓得哆嗦个不停,张先生一脸镇定,却又在构思“白痴少年海扁五行宫”的说书之词了。

    断肢的人不敢再前,回至身后大队。

    “尔等真神高高在,历来受凡人们的瞻仰,是凡人们的保护神,是他们的精神皈依。可笑的却是你们的规定,所谓的神罚,凡人弑神,天诛地灭!而仙神杀人,如同猪狗!”叶云天声色肃然冷淡,继续道,“这是神啊,我叶云天偏不受你们的恩赐,你们的庇佑,你们的乞怜,你们的馈赠!那些愚蠢的人们,将你们膜拜,想要承蒙神的庇佑,活得微小卑微如蝼蚁,可怜虫一般爬行,换取来的,不过是永久的不平等罢了!请收回你们那令人恶心的乞怜,叶云天不吃这一套!”

    影叶云天站起身,朝窗外望去,缓缓道:“真没想到,这样的混沌之地也被你弄成了这样一个好去处。”叶云天唆了一口茶,悠然道:“只要心有景,何处不是春暖花开;只要心有爱,何时不是安乐自在。”

    影叶云天笑看着他,问道:“你何时改了喝茶?”叶云天道:“因为喝酒伤身,而且既无闷心事,又无挚友在,我何必喝酒。”影叶云天问道:“现在呢?”叶云天道:“现在当然要喝酒。”影叶云天拍掌称道:“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希望不要令我失望。”

    猛然间青光勃然,璀璨光芒盖过了那高悬的日轮。

    少年没有再听见老鼠的声音,也没有再做梦,也不再觉得饿。他昏昏沉沉地分不清眼前的是幻觉还是真实。

    他已感觉不到冰冷的地面,他只觉得自己陷入了黑色的深渊,不断下沉,无休无止。

    他忽然全身痉挛,他害怕。令他畏惧的并不是死亡,而是孤独。他害怕自己永远不能死去,只能在暗夜漩涡逐渐疯狂。他开始不断地呻吟,嘶声惨呼,伴随着身子有节奏的抽搐和一阵阵的刺痛……

    隐约一双手将他捧起,那是一双温柔的手。接着自己便觉得到了云堆里,连梦都变得柔软,春暖花开、莺歌燕舞……

    回答错误的诸仙诸修也不离开,似乎很好真正的答案到底为何。

    其实群仙心照不宣:“待剑灵仙子拿出剑谱,群仙一拥而,到时候剑谱花落谁家还是得凭实力说话,所以本仙还是很有机会的!”

    叶云天一时愣了,自己被称作“先生”这还是头一次。是自己的年纪看起来较大了,还是自己的气质更加儒雅了?

    他很快回过神,道:“我是叶云天,姑娘找我有何事?”

    “果然是名不虚传,周围的村落都说山里面住进了一位神仙般的人物呢!”姑娘甜甜地笑道,“我是欧阳青青,我要给独孤先生送一份礼物。”

    沉默是因为不相信沐香的无稽之谈。

    “鬼叫什么?”

    叶云天一个青色的果子投入了狼人张大的口,阻断了那一声酝酿已久的凄厉嘶声。

    狼人恶狠狠地瞪着叶云天,浑身毛发直竖,弓着身,挥着爪,魔气酝酿着,似乎要择人而噬。

    不过它好似明白眼前的人是难以对付的,竟不敢出手,只作出自卫的警惕状。

    张枫盗用院长印章派发英雄帖完全是莫须有之事,欲以困天锁魂阵诛杀萧凡以及屠龙群豪进而谋夺院长之位,完全是子虚乌有的狼子野心。

    这是一个局,等着叶云天自动钻进去。

    若是叶云天发现张枫的“阴谋”并将之“诛灭”,则算作考核合格;若是叶云天未能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纳入乘龙学院之举此作罢便是。

    至于张枫爆体之后为何不死则源于他的绝技——裂体夺命杀!

    自身爆裂,轰炸敌人,确实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不过张枫施展过后碎肉粉末犹能重组真身,只是免不了元气大伤而已。依他羽化大成的境界,一个对时之内至多可以连续使用裂体夺命杀三次,若超过限度,便真个粉身碎骨,再无生还之机了!

    战魔将右臂朝外一拨,周围一小片的混沌世界立时变得清明,左手同样一拨,周围的混沌变得浊气沉沉。

    男人对珠光宝气向来也是极感兴趣,可是白痴混蛋对之也并无反应。

    毕林华愣了愣,最终接过瓷瓶,跟随师父离开了。

    身处黑色的空间漩涡,约莫有几个呼吸的时间,叶云天双手一抓,前方出现了耀眼的裂缝。

    叶云天大步跨出,反手一挥,空间裂缝随即缝合。

    泰阿,威道之剑。

    “大哥!”欧阳青青恭敬地叫了一声,然后问道,“义兄,你不是说我们是两个人结拜的么?怎么又多出来了一个大哥和什么阿飞?”

    她想到什么,直接说出来了,或许是受到刺激失忆的缘故。

    “傻孩子,”叶云天笑了笑,“我难道不可以再跟别的人结拜么?义兄的大哥,是你的大哥,知道了么?”

    “知道了!”欧阳青青吐了吐舌头。

    铁师傅吩咐叶云天拉风箱,然后他自己看着眼前的汪洋。

    楚御魂却没有乘胜追击,他脸的表情丰富极了,既愤怒又惊恐。

    击叶云天的同时他只觉手背给叶云天轻轻一按,全身便再也动弹不得,甚至体内真气的运转都瞬间停止。

    客房内的化形恶兽失去了掌控,胡乱纠缠在一起,“轰隆”爆破声响,气浪震天,将楚御魂和一种家丁给尽数震飞入庭院之。

    答案显然。

    叶云天缘何而不死,难道他已恢复了神通,本身之能竟足以抗衡真神的灭世神光?

    叶云天淡淡道:“好计策,只不过你又让我去跟谁成亲?”

    叶云天连忙磕头:“弟子愚鲁,望师父点化!”

    重阳真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道:“恕贫道无能,点化不了檀越!”

    “更重要的是,第一剑里,我暗藏了杀招!”

    对付大德境的朱天,大明境的南放只能当炮灰,万万插不进手反倒成了叶云天的累赘,留下来只能令叶云天分心。

    南放很替叶云天担心,如果他大悲大怒那还好一些,没有反应,那郁积的感情无法宣泄,迟早会把伤痕累累的心撑爆。

    /html/book/27/27426/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