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悦读吧 > > 江山之锦绣万里祭红颜 > 章节目录 第二百改五改十章 再回苏州心已改

《江山之锦绣万里祭红颜》章节目录 第二百改五改十章 再回苏州心已改

    苏州城还是一派繁华的模样,市井小民安居乐业,街道两旁小贩叫卖声此起彼伏。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李钟隐看了一眼四周,熟悉与陌生一并升起。

    想当年他乃是苏州城有名的才子,诗词歌赋样样拿手,父母在侧,其乐融融。

    几年光景,苏州还是苏州,人确不是原来那个五指不沾阳春水的少年。

    连绵仇恨,尽铺眼前。

    这仇,这恨,李钟隐不会忘记是谁埋下的,今日他就来找讨回公道。

    走在街道上,浑身脏兮兮一幅落魄模样的李钟隐并没有吸引过多的注意,现在苏州城里到处张贴了他的悬赏告示,官兵在街头走动。

    前几日李钟隐夜闯甘州府取了张韩冒的一条腿,他走后,张韩冒就飞鸽传书给王成遇,让他势必捉拿李钟隐,帮他报仇。

    “喂,你!见没见过这个人?”官兵拉住一个在大街上走的男子,恶狠狠地瞪着他,拿出一张画像摆在他面前,上面画的正是李钟隐。

    “没……没有。”战战兢兢的回答了一句,男子赶紧逃一般的离开,恰巧李钟隐就在这附近。

    “喂,那个叫花子,过来!”官兵走了过去,指着不远处的他大喊,示意他过来。

    李钟隐面无表情,立在原地不动。

    “诶!说的就是你!”官兵见他没动静,不耐烦骂了一句。

    李钟隐缓缓走了过去,冷冷看着他。

    见他一身破破烂烂,脸上脏兮兮那双眼睛却炯炯有神,神行挺拔颇为怪异,官兵立刻疑心四起,“喂,哪来的?没听见官爷我叫你吗?”

    说着就一抬手想要提住李钟隐的领子。

    众人刚为这不要命的男子惋惜,就听见一声惨叫——“哎呦!”

    官兵面目扭曲,嘴里嗷嗷直叫,一只手被擒在身后动弹不得。

    李钟隐眼神一冽直接一松手,男人便向前倒去摔了个狗吃屎。

    “大胆!赶动我官府的人,你不要命了!”跟在后头的官兵面面相觑,没料到居然有人敢反抗,纷纷拔刀就像李钟隐砍去。

    嘴角冷冷一笑,对付这些小罗罗李钟隐连三成力气都无需使,脚步轻移,一左一右闪开那几人的攻击,接着手起手落,那几人就应声倒下。

    剩下的几人则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靠近。

    “怎么办?这个人好像武功很高的样子!”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交头接耳几句,那几个人不服气只能指着他骂了几句。

    “好小子,你给我等着!敢和官府的人作对,你不要命了!给我等着!”

    说完,屁滚尿流一溜烟的跑了。

    李钟隐眼神定定看着那几人,身边那几个趴在地上的也是缓过神来,哀嚎着跟着那几人跑开,还不忘指着他,“好小子,你给大爷我等着!”

    蒹葭和天隐佣兵团的人关押在哪里他暂且不知,不过照现在这个情形,他应该马上就知道了。

    周围人的群众看了他几眼,都下意识的避开他,同时用眼神打量着他。

    如此大的动静,想要在逗留在此怕是不可能,李钟隐赶紧离开,找了一家偏僻隐蔽的客栈,换了一身衣服,洗干净脸。

    和李钟隐找茬的那几个官兵也是跑回来城主府,叫苦不迭。

    “城主 ,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几个官兵跑进来,一边揉着肩膀,噗通一声一边跪在地上哀嚎,十分凄惨。

    王成遇正在练字,看见人进来,脸上有几分不耐,“什么事?”

    那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胆大的赶紧装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伏在地上,“有一人和官府作对,打伤了我们!”

    说着就赶紧抬起头,看着他。

    瞟了他们几眼,看到他们的脸上的伤,王成遇不怒反笑,“一群饭桶,还好意思在我面前说,一个人都打不过,你们是干什么用的!”

    一笔下去,笔锋一歪。

    毁了!

    这下才是真的怒气冲冲,他直接一甩手把笔扔在前头那人的脸上。

    “什么兴致都被你们败光了!”

    吓得不敢动弹,那几个人赶紧恭下身子趴在地上求饶。

    “城主,不是我们……是那人实在太厉害,武功高强,我们压根不是他的对手!”

    辩解了一句见王成遇没有回应赶紧又加了一句,“那小子看着一个叫花子的样,动起手来却十分的厉害。”

    王成遇一脸不耐烦,想叫这群人赶紧滚别打扰他,那几人正要走,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叫住了他们。

    “你说他是一个叫花子?”他问。

    那几个赶紧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一个叫花子的模样,明明是白头,脸上确是……”

    王成遇赶紧一摆手,开口的那人赶紧噤了声,不敢再继续讲下去。

    白头……

    暗暗回味了这几个字,王成遇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突然露出隐隐的笑。

    进来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这是什么情况,但都识趣的大气不敢出。

    “看来是你啊……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自言自语几句,王成遇便抬手让他们下去。

    同时朝身旁的侍卫摆了摆手,“将那个叫蒹葭的给我带上来。”

    不多时,蒹葭被侍卫推搡着进门,“给我进去!”

    脖子上套着枷锁,脚上带着脚链,身上穿着一袭囚服,身形瘦削了许多。

    “给我跪下。”侍卫见蒹葭进去之后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伸出脚在她的膝盖处用力踢一脚。

    噗通一声,蒹葭吃痛的跪倒在地,却紧紧的咬着牙不松口,倔强的仰着头。

    王成遇走到她的身旁,冷冷的看着她,讥讽道:“你父亲是土匪,你现在又带领天隐佣兵团图谋造反,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女。”

    说着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强逼着她看向自己。

    这段时日,蒹葭受尽折磨,眼睛确仍旧十分明亮,里面仍透着桀骜。

    冷冷的瞪着面前的人一眼,她直接朝着他的脸啐了一口,脸上露出不屑的笑意。

    “你个无耻小儿,侮辱我的父亲你还不配,要杀要刮随你便,我蒹葭绝不求饶一句。”

    “啪!”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瞬间留下一个清晰泛红的掌印。

    王成遇直接掐住她的脖子,一把将人从地上提起来,“死到临头还给我嘴硬!”

    蒹葭冷哼一声,一咬牙,用头朝着他撞过去。

    王成遇来不及躲闪,被猛的一撞,后退了几步。

    没有料想到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人居然这么有骨气,会朝着自己撞过来。

    他一时失了面子,面色铁青,又给了蒹葭一巴掌。

    “我让你去给那个李钟隐陪葬!”

    说完毫不客气,猛的一脚朝着蒹葭的腹部踢过去。

    “啊!”

    这下,纵使蒹葭死死的咬住嘴唇,却再也支撑不住,身子猛的后退几米,整个人栽倒在地上,枷锁在她的脖子和手臂处留下深红的印子。

    痛苦的闭着眼睛,蒹葭脸上血色瞬间退去,留下一片惨白,腹部犹如被撕裂传来钻心剧痛。

    蒹葭挣扎着想要拱起身子,她大口的喘着气,鲜红刺眼的鲜血确像断线的珠子,顺着她的嘴角不住的向外渗。

    “你,个,狗,官……”蒹葭口齿不清,淌在她面前的血水越积越多。

    慢慢的,她的意识开始模糊,身上的痛苦像是远去的流水,逐渐逝去,视线逐渐迷蒙,变成一片白茫茫,有一个人的身影显现,向她缓缓的走来……

    她的眼皮似有千斤重,缓缓向下坠

    “李郎……”

    喃喃一句,便闭上了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